凯里通报"医院领导冒领抗疫补助":不纳入统计范围


也是从1月下旬开始,钟南山、张文宏、袁国勇等多位活跃于公众视野的医学专家,在观察研究病例的过程中,公布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诸多发现;其中的共识是,无症状感染者有传染病毒的可能,会给疫情防控带来困难,因而政府需要加强防控,而个人则需做好佩戴口罩等防护措施。这些发现也推动了官方对多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的修改,并加强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防控措施。

从2月初至今,各省市曾零散地通报过无症状感染者的个案调查,从中不难看出此类患者的难以捉摸。

造成这种差异的可能因素之一,是各地病毒检测的力度。比如,在全球新冠病毒检测比例最高的冰岛,其总人口仅有36万人,但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人数在1万以上,其中约半数阳性者没有症状。

概念定义看似清晰明了,但这一群体在鉴定时存在不少“模糊地带”。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在公众号“华山感染”上撰文指出,“轻症和无症状往往又没有一条绝对的分界线”,无症状也可能是“非常轻”、“让患者难以察觉”的症状。

“因为我们有强有力的监测系统,一旦发现(无症状感染者)立即隔离,同时对相关接触者也立即隔离观察,第一时间切断传播链的话,不会出现像第一波那样的疫情暴发。”钟南山在4月1日接受深圳卫视采访时,给出了这样的判断。Worldometer世界实时统计数据(北京时间4月3日凌晨2时03分)

同时,无症状感染者的临床状态变化,可能会使这一占比成为与“现有确诊病例”相似的动态化数值。在中国的疫情通报中,若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临床症状,他们即会被订正为“确诊病例”,并排除出无症状感染者的分类中。

国家卫健委目前对无症状感染者的归类方式是:不计入“确诊病例”;若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临床症状,再将其订正为确诊病例。

1月至今,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认知有什么变化?

1月28日,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第三版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》(下文简称新冠肺炎防控方案)中,首次对无症状感染者做了解释(详见下图),但并未说明无症状感染者是否具有传染性,而对该群体的管控手段与确诊病例也存在差异——在疫情严重且医疗资源紧张的地区,无症状感染者不要求强制集中隔离,而可以选择居家观察。

无症状感染者收获第一轮集中性关注,大约在1月中下旬。在对聚集性疫情和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的排查中,零星的无症状病例被发现。